公司新聞

北方重工張旭:火熱青春追尋工匠夢

發布時間:2020-06-22

2008年9月,張旭以優異的成績從遼寧裝備製造學院畢業,帶著父母的囑托,懷揣著美好的夢想踏進了北方重工的大門,成為北方重工重大部件分廠的一名員工。入廠後的第一天,張旭就暗下決心,跟著師傅好好學技術,練就一手高超的加工技藝,不辜負父母的期望,勤奮工作,回報企業。

學技術,練絕活

10多年來,他先後在φ260數控鏜床和φ250數控鏜床跟著師傅學技術,勤奮好學的他一門心思刻苦鑽研,深得師傅們的喜歡。領導看他是個好苗子,把他調到關鍵機床——17米數控龍門銑床上鍛煉,公司裏的遼寧省勞動模範、全省首批大工匠孫柏成也成為了他的師傅。能跟著勞模、大工匠學技能,張旭感到非常幸運,也更加勤奮自覺,下決心要把師傅的“絕活”學到手。班上,他跟著師傅苦學苦練,下功夫鑽研數控加工技術和技能。業餘時間,他把別人消遣娛樂的大把時間用來充實數控加工理論。在師傅的言傳身教下,他的加工技術大有長進,一年後就能獨立操作機床加工複雜的工件,一步步成為生產攻關的骨幹。

“我要把從師傅那裏學到技術技能運用到生產攻關中去,更要把師傅的工匠精神傳承下去。”張旭言出必行,在“急、難、重”的生產攻關中當先鋒,打頭陣,啃下一塊塊硬骨頭,攻克一道道加工技術難關。

2018年6月,張旭光榮地加入中國共產黨。

敢想敢幹,在攻關中感受快樂

喜歡籃球的張旭,在運動場上敢打敢衝,幹起活來也是敢想敢幹。越南河發及山鋼日照燒結機頭尾鏈輪體加工項目攻關,他和胡建峰等攻關團隊骨幹積極探索利用機床精度打表定基準輔助裝配的方法,實現了燒結機頭部星輪和尾輪兩大關鍵零部件製造工藝的新突破,不僅大幅提高了生產效率和產品質量,還免去了搭架子進行高空裝配作業的環節,降低成本近4萬元,更消除了因高空作業帶來的安全隱患。

他大膽探索並使用直角銑頭任意分度的方法,破解了十六米數控龍門銑床不能進行環冷機台車框架孔加工的難題,緩解了七軸五聯動機床的生產壓力,確保了環冷機37件台車框架按期交貨。

腦子活,愛琢磨的張旭,眼睛一笑起來就眯成了一條縫,很是討人喜歡。他善於在實踐中總結經驗,時不時地就能想出辦法,解決關鍵問題,讓人不得不佩服他的聰明。工件銷孔加工難度大,精度要求高。很多老技工遇到銷孔加工也都皺眉,他就在師傅的指導下,通過反複實踐掌握了手工刃磨刀具的一手絕活。經他手工刃磨的刀具,用來精加工長6.5米、寬2.5米、高3.1米、重約45噸的複擺式鄂式破碎機架體銷孔,效率大幅提高,比用傳統方法加工提前6天完成銷孔精加工任務。

每當他完成一項生產攻關任務,他滿含笑意的眼睛就會眯成了一條縫。

混改活力讓他渾身有使不完的勁

去年4月30日,北方重工成功實施司法重整和混合所有製改革,遼寧方大集團依法成為北方重工第一大股東。“短時間市場迅速恢複,訂單源源不斷,從等活幹到幹不完。從混改伊始的員工基本工資增長,到創造分享,幹到給到,員工收入大幅提高,再到年底為員工發放大紅包。”張旭在新老體製機製轉變過程中感受到了混改的魔力。“混改後的這些變化讓我感到渾身有使不完的勁。”

他把企業當成自己的家一樣。看著一把把廢刀杆隨著廢刀具一起當廢鐵處理,他就帶領班組的生產骨幹一同探索和研究廢舊刀具刀杆的再利用。在經曆一次次失敗後,終於讓廢刀杆有了用武之地。他們成功把廢舊刀杆車削修磨改製成開口刀杆,再與刀夾連接,就成了加工底座不同深度孔窗口加工麵的利器,加工效率由此提高2-3倍,既保證加工質量,又大幅降低了工具成本。他們還利用廢舊刀夾研究設計了精孔鏜頭刀夾,該刀夾通過連接各種刀杆,可精加工不同直徑、深度的內孔,破解了深孔加工精度難保證的關鍵難點,高質量、高效率地完成了加工任務。

在生產攻關的路上,張旭一直用實際行動踐行工匠精神,用辛勤勞動回報企業的培養。作為青年榜樣,他當之無愧。